闲庭柳絮飞

分类:仙侠世界 最新章节: 第一回金银缘桃庵结义 相思药钱园授武4 更新:2021-07-22 07:09:42

作者:耳元君
编辑:无限诗情
点评: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闲庭柳絮飞情节预览

  唐一文摸了摸胸口的铜钱,摇头道:“这是我的武器,不能用来买东西的。”钱三两道:“我听人说过,行走江湖的人用的武器都是刀枪剑棍。你这几个破铜钱又有什么用,别人一刀砍来,你就一命呜呼了。”一边说着,一边做鬼脸捂着胸口躺倒在地做死人状。唐一文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理他。钱三两在地上滚了两圈,站了起来,摇着唐一文的肩膀,笑嘻嘻地道:“我请你吃包子,你教我怎么用铜钱做武器好不好?”唐一文一把推开钱三两,冷冷地道:“你不信便不信,我也不用你相信。你却这般来折辱于我,是何居心!”说罢,便气鼓鼓的向远处走去。钱三两天性乖张,这几句话本来是真心想见识一下唐一文的本事,却被误解成讥讽于他,又挨了训斥,登时便觉心中一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边哭边道:“我好心想请你吃包子,你不领情还来骂我。我以英雄之礼待你,你却用小人之心度我。呜呜呜。。”唐一文本来已经走远,听见哭声,向钱三两望来,见他一副凄凄惨惨的摸样,心中一软,回来安慰道:“好了好了,你别哭了。有哪个英雄好汉是会哭鼻子的?”钱三两闻言,便强行止住了哭声,懦懦道:“那你。。那你是答应了吗?”唐一文一愣,道:“答应什么?”钱三两擦了擦脸,小声道:“我。。我请你吃东西,你教我用铜钱。别。。别骂我。”唐一文心想:“难道我刚才是错怪了他,他是真的想学这门功夫。可是爹爹说过唐门武功是不能外传的,这该如何是好。”这时,钱三两又道:“这包子刚才掉地上不能吃了,你去我家,我请你吃好吃的吧。”唐一文见他脸上诚意十足,心中很是受用,道:“本来教你武功也无不可,只是我爹爹说过,我们门派的武功是不能外传的。所以我不能教你武功。”钱三两转哭为笑,哈哈道:“江湖中有这个规矩,我也曾经听说过。这个容易,我拜你为师,你教武功,就不算外传了。”唐一文见他又哭又笑,甚是有趣,摇头道:“你我年纪相仿,让我收你为徒十分不妥。不如你我兄弟相称吧,这样应该也就不算外传了。”钱三两大喜,拍掌道:“好极妙极,我有兄弟咯。”唐一文见他一副天真无邪的摸样,也很是欣喜,微笑道:“我今年14岁,兄弟几岁了?”钱三两道:“那你便是我哥哥了,弟弟我只有13岁。走,哥哥跟我回家吃饭吧。”说完,便拉着唐一文往钱府跑去。

  钱家四夫人生下三两后,便生了一场大病,长卧在床上。两年后,终于病重死去。钱三两当时不过三岁,尚不明事,却也大哭了数日。此后府中诸人,宠爱更甚,二夫人三夫人,也待他如己出,然而大户人家的公子,却也有许多的烦恼。

  宋熙宁元年(公元1068年),在越州城中有一大户人家。家翁姓钱,名丰,年已五十,家产甚巨而膝下无子。钱丰共娶了四房妻妾,原配大夫人死于二十年前,二夫人三夫人也已年过四十,未有所出。大前年纳了第四位小妾,没想到刚过一年,便有了身孕。于年中六月十三,诞下一子,重十斤三两,稳婆见了,便言到:“寻常人家小孩,刚出生不过六到八斤,即便是胖些的,也不过十斤。小公子又重了他们三两,将来一定多福多寿,前途无量。”钱丰老来得子,不胜欢喜,接口道:“又重三两,嘿嘿,又重三两,那以后我儿子就叫三两吧。”房中诸人,全部喜上眉梢,前来恭贺。钱丰大喜之下,竟普城同庆,摆下了宴席来,越州城中张灯结彩,大闹了三日方才罢休。上至官府,下至乞儿,都有的吃食,更有甚者,唤来了邻城的亲戚朋友同来,吃罢了酒席,又每人都有一个大红包收。至此,城中无人不知钱家有位公子,唤作钱三两。

  钱三两闻言,转身去墙上拔铜钱。走近一看,每个铜钱都莫约一半在墙里一半在墙外。钱三两选了个齐肩的铜钱,伸手过去一拔,却纹丝不动。钱三两心中大急,咬牙切齿,一只脚蹬在墙上,两只手抓紧钱币,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依旧拔不出来。这时唐一文笑着走了过来,钱三两只见他大手一拂,墙上的铜钱便全部到了他手中。钱三两心中敬佩,觉得唐一文厉害非凡。之后唐一文将掷铜钱的法门一一教给钱三两。钱三两初学乍练,练了小半天功夫,唯一一次将铜钱掷出,卡在了树枝上,便大喜过望,欢呼雀跃。其后数十天,钱三两和唐一文形影不离,白日在院中练习武功,晚上便同床而眠。钱三两有了玩伴,数十天里开心异常,连做梦也常常发笑,钱府众人瞧在眼里,乐在心里,对唐一文也越发尊重,真如大少爷一般敬他。唐一文从小刻苦练武,为人严谨持重,极少与人说笑把玩,这段日子与钱三两相处下来,见他滑稽搞怪,常常弄得灰头土脸,为博得自己一笑,心中对他也越发爱护,真当他如亲弟弟一般。唐一文在钱府只换下了原来的破衣,穿上了一件蓝色粗布衣,其他一切用度,极其简便。钱三两与唐一文同桌而食,见唐一文粗茶淡饭,而自己大鱼大肉,心中觉得不妥,暗道:“我要敬老,大哥吃的这么简陋,而我在边上大鱼大肉的。他嘴上不说什么,心中肯定老大不高兴了,万一生起气来,不再理我。那我钱三两可就一命呜呼了。”他心中对唐一文的依赖早已远超他人,只觉得唐一文若是不理了自己,自己便不想活下去了。随后,钱三两也改用了粗茶淡饭,与唐一文真正的同甘共苦。起初,钱三两觉得难以下咽,时日久了,便也习惯了。

  那破衣少年走到路边,双手抱膝,坐了下来。钱三两也笑嘻嘻的贴着他坐了下来,问道:“你好,我叫钱三两,你叫什么名字?”破衣少年不理他,钱三两心中暗怒,只想一巴掌打过去,后来强行忍住。沉默了一会儿,钱三两又道:“我看你也算是一个英雄好汉,昔日秦琼秦将军落难他乡,就是单雄信资助了他,后来才有了大唐的开国功臣。今天你破小孩落难他乡,我钱英雄也资助你一程,他日你开国立功,一定要记得回报我。”这小孩确实流落他乡,因此不知越州城有这么一个小霸王,而上前管了闲事。钱三两在越州城中本就没见过几个小孩,更不知别人是本乡他乡的,这一番胡说八道,却又歪打正着,说的没错。然而其时是大宋天下,后半句开国功臣什么的,若是叫旁人听去,做了文章,非满门抄斩不可。破衣小孩听到这里,始开口道:“我有名有姓,不叫破小孩,我姓唐名一文。你这番话大逆不道,我劝你以后不要再说了。我也不用你的臭钱资助。”钱三两心道:“我好心资助你银子,让你日后能开国立功,做个大英雄。你这姓唐的非但不领情,还叫我以后别跟别人说,当真忘恩负义,不是东西。”当下也不说话了,静静的坐在一旁。又过了片刻,突然听见唐一文咽口水的声音,钱三两心中好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原来是一家包子铺,热腾腾的包子正飘出浓浓的肉香,钱三两闻了,砸吧砸吧嘴,道:“这包子闻起来真香,我要去买了,你去买吗?”唐一文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钱三两见他不去,就自个儿跑了过去买了两个包子,又跑了回来。钱三两坐在唐一文边上,自顾自吃的津津有味,唐一文只有干瞪眼,咽口水。钱三两吃了半个包子,抬头看到唐一文这副摸样,很是惊奇,道:“你也想吃吗?那为什么不去买来呢?”唐一文道:“我没钱。”钱三两边吃边摇头,道:“骗人骗人,你胸口就挂着三文钱呢,这包子一文一个,你能买三个。”

  用罢食膳,钱三两也不向父亲招呼,拉着唐一文就往后院跑去。钱丰早已见惯,也不去理会,唤了下人来收拾,便起身跟去。到了后院,钱三两急急忙忙掏出十来个铜钱,塞在唐一文手里,道:“快快,快教我怎么用铜钱。”唐一文道:“这个不忙教,你要先答应我以后不能乱用铜钱伤人,乱教别人,我才能教你。”钱三两心急想学,道:“那是自然。”唐一文道:“我本来不叫一文,后来因为我用一文钱做武器,小有所成,才改了这个名字。”边说边将手中铜钱连珠掷向墙上。钱三两只觉得眼前一花,再细看时,只见十三枚铜钱竟一字向下排开,两两间距都等若成人两指宽。钱丰在一旁见了,大声叫好,道:“好。贤侄这门功夫,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了。贤侄姓唐,莫非是四川唐门之人。”唐一文道:“家父正是唐门门主唐龙。”钱三两插嘴道:“家父正是钱门门主钱丰。哈哈。”唐一文闻言,微微一笑。钱丰道:“胡说八道,哪里来的什么钱门。人家唐门是江湖大派,我们这些做小本生意的奸诈商人可入不了人家的法眼。听说唐门暗器和**都是一绝,唐贤侄教他暗器就好了,可千万别教他**,到时候用在老朽身上,可就万事休矣。”后面半句,是对唐一文讲的。唐一文道:“说来惭愧,小侄只学了这铜钱一手功夫,别的暗器丝毫不会,更别说用毒了。”钱三两在一旁早已等的不耐烦了,气鼓鼓地道:“爹,你快走开,大哥要教我武功了。你赖着不走是想偷师吗?”这一番话,说的钱丰好生尴尬,当即打了个哈哈,向远处走开。钱三两见他走远,大喜道:“老头子走了,没人打扰我们了,快教我武功吧。”唐一文见他对父亲颐指气使,好不恭敬,心中瞧他不起,道:“你对父亲尚且呼来喝去,又怎会将我这大哥放在眼里。将来你学了武功,还不欺负到我的头上来,这武功不能教你。”钱三两心中大急,道:“你怎么说话颠三倒四,比我还反复无常。”唐一文道:“你也知道自己颠三倒四,我唐门武功,绝对不能教给你这样的人。”钱三两从小娇生惯养,说的话没人敢忤逆,见到唐一文严词拒绝,心中颇觉委屈,眼泪便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呜咽道:“那你说怎么才肯教我,我改还不行吗,求求你了。”边说边拉着唐一文的左手,左右摇晃。唐一文道:“要想我教你武功,那你从今日起,就要学会尊师重道,敬老爱幼。”钱三两一听有门,嘻嘻道:“你比我大,我才是幼,你要爱幼,就是爱我。你可不能这么狠心来折磨我了。”唐一文闻言,笑道:“我几时折磨你了?”钱三两道:“你向我展露了这门厉害的武功,又一会儿教我一会儿不教的,让人心里只痒痒。这不是折磨我又是什么。”唐一文道:“好好好,这就教你。不过我比你老,你要敬老,我才能一直教你,不然就要折磨你了。”钱三两大喜,跪倒在地,道:“老大在上,请受小弟一敬。”说这句话时,却也不磕头,满脸笑嘻嘻的,没有丝毫敬意。唐一文也不以为意,扶起他道:“好,我这就教你武功。”

  这一年,钱三两已经六岁,在管家李福的带领下上街买了糖吃。李福领着钱三两正往府里走,忽然听到远处有人喊道:“李管家,李管家,大事不好了。”李福停下了脚步,回头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慌慌张张的?”来人道:“我们运往扬州的货物被人劫走了,送货的伙计死的死,伤的伤,您快去看看吧。”李福闻言,自语道:“不应该啊,苏浙一带的绿林好汉们,我们可都是招呼过的,不知是何人背地里做下这勾当,当中只怕另有内情。快走快走,我们去看看。”后面两句,是对来人讲的。来人闻言,转身便要带路,向远处走去。李福突然叫道:“等等,我先将公子送回府中,再来料理此事。”转头正要拉钱三两的手,却发现钱三两早已不在身旁,登时只觉天旋地转,几欲晕倒。来人赶紧上前扶住,道:“李管家莫慌,刚才并无旁人靠近,想来应是公子自行走开。我们这就四下找找,应该就能找回。”李管家听了来人的话,觉得有理,定了定神,道:“事不宜迟,我们快分头寻找。”当下两人便在街上公子公子的叫唤寻找起来。而此时钱三两却在一家院中,被几个小孩围了起来。原来在管家和来人说话的空档,钱三两看到胡同里滚出一个小球,出于好奇,便向胡同走去。钱三两走进胡同,转过街角,看到一个小孩从院中奔出,捡了小球,又回到院中。钱三两生于富贾之家,平时没有一个同龄玩伴,突然看到一个小孩,大喜过望,紧跟着小孩跑入院中。院中本有四五个穷人小孩正在踢球,突然看到钱三两这么一个富家公子进来,都停了下来,向他望来。众小孩先是羡慕他锦衣玉带,衣服光鲜,又往他手中一瞧,一袋桂花糖仿佛飘出无尽的香味,众人皆咽了一口口水。为首的小孩突然怒由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呼喝道:“大家抓住他,拨了衣服,抢了糖果,大家分着吃。”钱三两本来没有玩伴,这些身外之物也不曾放在心上,众小孩若向他好言讨要,那是非给不可。然而众小孩动手便抢,向他扑来,钱三两心中又惊又怒,想道:“戏文常说,罗成小将军刚出道时,呼啸山林,叫唤流贼盗匪来抢自己,然后打的他们落花流水。没想到今日也有这许多流贼盗匪要来抢我,那我也做一回罗成将军罢。”想到这里,顿感豪情忽起,大喝一声:“小的们,你爷爷罗成来也!”边喊边向众小孩迎去。钱三两身在豪门,一生之中从未打过架,况且众小孩都大了他些许,一对一也远不是敌手,更何况以一敌五,一触即败,被众人扭倒在地。不一会儿,就撕了衣袍,抢了糖果,众小孩美滋滋的跑到一边,便你一个我一个的分起脏来。钱三两躺倒在地,狼狈不堪,身上受了许多拳脚,又耳听得众小孩当面分赃的言语,又痛又羞,便大哭了起来。这时李管家已经寻到附进,听得哭声似是自家公子,便奔进院中。李福看到自家公子躺在地上大哭,又瞧见众小孩美滋滋的吃着糖果,心中早已了然,登时火冒三丈,眼中凶光直逼过去。众小孩见他目光逼人,心中都觉得害怕不已。这时有一个小孩经受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余下四个小孩本来就已经害怕,听得同伴哭声,再也忍受不住,一时间小小的院落中六个小孩大哭不止,一声盖过一声。钱三两本来在地上大哭,忽然听得哭声,便坐起向五个小孩看去,眼见他们也在大哭,心中觉得有趣,便破涕为笑:“哈哈哈哈。让你们抢我罗爷爷的糖,现下后悔了吧,来来来,这件衣服也送你们了。”说着便脱下撕烂的外衣,向众小孩抛去。这时李福已经走近,仔细打量了一下钱三两,见他鼻青脸肿,心中好生忐忑。好在钱三两正自高兴,想来应无大碍,便俯身道:“公子,公子,我们出来久了,老爷要担心了。我们快些回家吧。”钱三两仍在大笑,听见他的话,转身拍手道:“好极,妙极,回家去咯。”说着便扯住李福的领子,用力向上爬去。李福会意,蹲下身来,背了钱三两,走回钱府。

  钱三两尚未进门,便大叫道:“爹,爹,我回来了。”钱丰见到李福背了钱三两回来,喜笑颜开,展开双手,迎出门去,道:“吾儿三两回来了,快来让爹抱抱。”说着便要从李福身上接过钱三两。待一走近,看到钱三两鼻青脸肿,身上的衣服也不见了踪影,当即大怒,向李福喝道:“怎么回事,少爷怎么就出去一会儿功夫,就变成了这副摸样?”李福心胆俱裂,背着钱三两跪倒在地,颤声道:“老爷息怒,公子。。公子被一帮不懂事的小孩抢了糖果,打。。打了。”钱三两插嘴道:“胡说,是本公子学了罗成将军,叫得众山贼前来抢我,我大展身手,打的他们屁滚尿流。后来见他们可怜,就赏了他们糖果衣裳。”说着还比划了两下,然后向钱丰伸手道:“爹爹,我武功高强,他们这些小贼原来也伤我不得,只是我打倒了他们后大意之下,摔了一跤,没什么打紧的,更不关李管家的事。”钱丰笑着抱起钱三两,道:“吾儿武功高强,当真可喜可贺。只是你这一跤,可摔疼了爹的心了。”又转身向李福道:“既然吾儿说不关你的事,那就不关你的事了。不过以后须得小心在意,切莫又摔了吾儿。这件事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说着,左手抱着钱三两,右手做了一个手刀的摸样,在钱三两脚下来回蹭了几下,又续道:“扬州的事你也处理一下,真是越来越不让人省心了。”抱着钱三两,边摇头边向里面走去。等到钱丰远去,李福才战战兢兢的站起身来,唤来小厮,吩咐了事宜。从此越州城中,便少了五户人家。日后,钱三两上街把玩,城中儿童无不远远避开,可谓见钱逃开。钱三两小小年纪,却无一个玩伴,此后便闷闷不乐,钱府上下看在眼里,愁在心里,却无计可施。

  尚未进门,钱三两便已呼喝道:“来人来人,快去摆下宴席来,我要好好招呼招呼我哥哥。”钱府众人听到他多出个哥哥来,心下都暗暗发疑。然而钱三两做事不着边际,在钱府又说一不二,众人虽然心有疑虑,却也不敢怠慢,不一会儿,就摆下了一桌酒宴。这时钱丰已经闻讯出来,问了原由,又见的钱三两高兴,便笑道:“如此甚好,吾儿向来胡闹,今日结识了一位义兄,以后也有人能帮着老朽好好管教于他。”当下便坐在了主位上,唐一文坐了首席,钱三两在下首作陪。唐一文刚一坐下,瞧见那桌上琳琅满目,尽是山珍海味,脸色微微一变。钱三两是个胡人,未有察觉,拿起筷子便吃了起来,边吃边道:“大哥,你也快吃吧,菜凉了就没味了。”钱丰是个精明人,发现唐一文这一细变,道:“贤侄,是不是这些菜色不合胃口。如果是的话你说出来,我马上命人重做几道。”唐一文拱手道:“说出来怕伯父见笑,唐一文是一个山野粗人,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菜。”顿了顿,续道:“然而,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若是吃了这些菜,恐怕以后再也吃不下别的东西了。”钱丰闻言,哈哈大笑,道:“贤侄莫怪,你初来之时,我只道你是看上了我家的金银财宝,要来受一场大富贵。现下一见,倒是老朽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贤侄不必多虑,你以后在此住下,时时能吃得这些东西,其他东西不吃也罢。”唐一文闻言,拿起了筷子,却不知夹什么好,又慢慢放下。钱丰见他这副摸样,知他必不肯吃,当下唤来仆人,去厨房煮了面来。钱三两正自个吃的开心,偶尔抬头向唐一文望来,见他还在,便也不去搭理,埋头继续吃食。

  这一日,钱三两又想了个新花样,让奴仆扮作马,托着他在街上飞奔。钱三两一手拿着本春秋,卷做一团,高高扬起,另一手扯着奴仆的衣领,双脚一踢奴仆的大腿,喝一声:“驾。”奴仆便在街上奔了起来。钱三两趾高气扬,一边挥舞着拿春秋的手,一边叫道:“借过,借过,京城八百里加急文书。”一路奔来,行人尽皆避开,钱三两吆喝了一阵,渐渐感觉无趣,便让奴仆托着回府。正走着,突然听到身后一人叫道:“你这小孩怎这般跋扈,将人当做了牲口,如此无理,没人管教么。”钱三两在越州胡闹,满城皆知,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管他,今日首次听到有人来搭理自己,登时大喜。等到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衫褴褛,胸口挂着三枚铜钱,正气鼓鼓的瞪着自己,更是欢喜的无以复加。奴仆听到有人训斥主人,上前道:“你是哪家的小孩?这般不懂规矩。能陪我家少爷玩,那是前生修来的福气。再敢大呼小叫的,小心撕了你的嘴。”钱三两从奴仆背上跳了下来,一脚就把奴仆踢倒在地,道:“你干什么的,大呼小叫,小心你的嘴。”说完,又将手中春秋掷去,正中奴仆额头,奴仆哎哟一声,立在一旁,敢怒不敢言。破衣小孩本来路见不平出来相助,却反被那奴仆斥责,脸上一阵青一阵红,过了片刻,默默的走开了。钱三两却不肯罢休了,又打了奴仆一拳,喝道:“快滚,扰了小爷的雅兴,小心你的狗命。”言罢,头也不回,向破衣少年追去。那奴仆呆呆的立在原地,不知该不该跟去。

热门

  • 严宠俏娇娘

    简介: 结婚前,他承若结婚后非她自愿原则决不碰她。 结婚后,他理直气壮地让她义务夫妻义务。 理由一:长夜漫漫,有心睡眠! 理由二:不能够让老婆极度空虚寂寞孤独冷! 传言,他有病、他人格分裂苏蓉与林诺凡缠在一起,苏蓉的指甲在林诺凡的背上划出一道道血痕,林诺凡发出沉重的低吼,一地凌乱的衣服,充满糜烂的空气……多么污秽的画面!。

    度惜涵02-27 连载中

  • 良辰佳妻,相爱恨晚

    简介: 独家全集版本本作品《良辰佳妻,相爱恨晚》是倾歌暖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作品,主角苏沐晴陆少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新文:《你与暗夜筑成牢》手机版本本:http://m.ruochu.com/book/42590电脑版本本:http://www.ruochu.com/book/42590结婚前一天,他至婚房逮至未婚夫正和一...婚礼选在一片露天的场地举行,因为陆家和苏家在白城皆是响当当的门第,所以这天,整个场地高朋满座,前来观礼的全都是有头有脸的商界精英政要,全都等待着苏沐晴挽着陆少宇出现在台上。。

    倾歌暖04-03 已完结

  • 万古神庭

    简介: 孙子曰:死生之地国之大事,生死之地,生死存亡之道,不可察也.个人勇武怎及一国之力 万古神庭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北国之地贫瘠严寒,此次圣上封地北疆于八王爷与其说是封疆,倒不如说是流放啊。只是苦了我们这些随从也要跟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受苦啊。”一个小兵埋怨到。。

    系夜02-11 连载中

  • 九道独尊

    简介: 一剑手上、诸天万界谁不服气? 九道独尊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

    屠戮者06-12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