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少老婆要改嫁

分类:历史体裁 最新章节: 第3章 你以为我会想碰你? 更新:2021-02-23 11:00:23

作者:林若夏
编辑:山川赋
点评:女主和男主隔了这么久还能破镜重圆,真爱了

靳少老婆要改嫁情节预览

顾惜安被他看得心口发烫,浑身不自在,伸手拉了一下领口,彻底挡住风光。

“啧,真是恶心。”冷嘲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冰水一般彻底的浇熄了她心里那份莫名的期望。

“靳总口味可真重,一个苏薇朵还不够满足你吗?”她嘲讽的开口,眸光后移,放在了休息室门口的窈窕身影上。

顾惜安瞥着苏薇朵,下巴上的手指却又加重了力道,迫使她将目光落在靳炎修身上。

“我口味重……”他低声开口重复,黯沉的眸子里藏着某种森冷的凌厉,“今天我倒是真想口味重一次给你看!”

父亲从来不维护她,无权无势的她,在靳氏太子爷面前,只有被他随意拿捏的份。

“我是口味重,可面对着你,我还是不够重。”丢下这么一句刀子般的残忍话,靳炎修直起来身体,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永远是这样,不论他做什么样的过分举动,这个女人一直这样一幅波澜不惊的死鱼样子,就好像她根本就不在乎他所做的一切,也不把他靳炎修放在也眼里。

办公室外的大厅格外的死寂,每个员工表情隐晦而又夹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偶尔忍不住偷偷的朝着顾惜安丢过来一个幸灾乐祸的嘲讽眼神。

“顾惜安,你不是忘了你自己的身份?这么跟我说话,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微微俯身,修长的指头用力攫住顾惜安的下巴,满眼冷意。

“靳炎修,你干什么!”顾惜安立即挣扎。

她局促的垂下了视线,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是应该推开他,还是……

这样的他,对于本就深爱着靳炎修的顾惜安来说,简直就是不能拒绝的毒药--

一把将顾惜安摔在床上,靳炎修倾身逼近。

他体格高大,本就带着一股天生的压迫力,再加上浑身那股君王一般的凌然气势,居高临下的逼近时候,更是让人喘不过气。

她抬起眸子,纯澈的眸子就那么静静的映着靳炎修怒气隐忍的样子,淡淡然开口:“那你还想怎样?”

“部长,总裁他在您的办公室……”顾惜安的文秘刘雨走过来,满脸的欲言又止。

她微拧眉头,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你是我的妻子,我为什么不能碰你?”靳炎修轻声开口,压低的嗓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醇厚魅力,眼底好似含着逗弄的笑,俊美又挑逗。

两个人几乎面贴面,呼吸交融,近到连彼此的睫毛都能清晰看见。这是两年半以来,两个人第一次这么近。

靳少老婆要改嫁相关资讯

靳少老婆要改嫁试读章节

军人死了老婆可以改嫁吗  李小龙老婆什么时候改嫁的  

热门

  • 闪婚厚爱:包办婚姻有点甜

    简介: 主是苏历程乔乔的小说是《闪婚厚爱:包办婚姻有一点甜》,本小说的作家是一锅大包子创作的现言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莫名从陌生人身旁醒来,已被喝干抹干净,36计走为上,却不料惹上的是只腹黑狼,横竖逃不出她手心心!我只好先合理利用资源,借着她的实力,让欺负我的渣渣们全都跪在我面前!某天我包袱款款,第99次准备开溜,被...“没想到这个女人是这样的,想发财想疯了吧!”。

    一锅大包子05-21 连载中

  • 抗战之第十班

    简介: 因为车祸机缘凑巧再次穿越到抗战年代,李剑想了几天才我相信自己真的是再次穿越了,但是却在我党领导的129师386旅的一个连队里,这什么都缺,枪支弹药,物资药品,,,,,,便,诞生了了一个土匪将军,什么都抢,什么都要。小鬼子总是会说,又是第十班,,,,八嘎!陕北那边,副主席也在准备着,而李剑则是在防备着这附近的鬼子。。

    拉风狂人扫天07-19 连载中

  • 光影大帝之名将传奇

    简介: 他,身世扑朔,天赋异禀,在挚友的帮助下平步青云,却因一场袭卷整个大陆的战争而深陷了人生最痛苦……的抉择中。他,将门虎子,地位崇高,有意中深陷了阴谋漩涡而被皇帝迫害,无可奈何只好转投他国,历尽千辛万苦,只为一夕大仇得报。两个命运迥异的男人在历史车轮的更为夸张的是,这样一辆小小的马车,周围五十丈之内竟有上千名披盔顶旄的精锐骑兵护卫而行,这些骑兵个个全副武装,浅灰色的盔甲和淡紫色的披风下是一张张相似而漠然的脸孔。他们在行进中始终保持着步调的整齐划一,齐刷刷的马蹄踏雪声震人心魄,锐利的眼神不时扫过周围干净得如纸一般的雪原,肃然的气势让人毫不怀疑这支军队的严明纪律。北漠的朔风呼啸着迎面扑来,夹杂着永远也落不完的冰渣子,似乎要穿透骑兵身上的羽鳞甲,沁入到骨髓里去,而此时被严密护卫着的马车里却是一片温暖如春。。

    夜落魅火04-06 连载中

  • 三国是情酿出来的

    简介: 本作共可分三传,每传又分三篇,一篇内共三卷人物卷。东汉时期末和三国上的战场,或者勾心斗角的,或者简约索性的。除了,别我以为三国只不存在杀戳,实际上更多人的,但是“情”。这一次,番瓜灯将为诸君展示东汉时期初年及三国时代的爱情,友情及亲情,向诸君及天下人,直接证明“不行,你不能去,”夏侯渊愤恨地用指关节敲了敲木桌,“还是我来吧,我皮糙肉厚,押天牢还不简单?”。

    北瓜灯01-23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