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典

分类:历史体裁 最新章节: 第三章 路遇懒汉 更新:2021-02-21 14:43:40

编辑:诗人的血液
点评: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乐典情节预览

  这里,他来过已经不下几十遍了,每一次都兴奋而来,失望而归。但是,他都没有放弃,他知道,总有一次他会碰到,只要碰到一次,他就有足够的信心抓到一匹马。来到二马泡附近,他又像往常一样,砸开冰窟窿,漏出水来,为了不让他快速的冻上,就在四周散上零星的盐,然后,就跳到一个坑里,拉过一片草席,把自己严严的盖实。露出两只眼睛。做完准备工作,他便开始行气,练功。

  老叫花子住的地方非常简陋。为了取暖,他把所有的棉被都钉在了窗户上,屋里面黑漆漆的,还不让点灯。老叫花子让他每天看屋里面唯一的亮光,那是点着了的艾蒿。搓的细细的像条绳子,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多长。9年里,一到晚上回到屋里它就亮着,直到看着它睡着。可是,那是睡觉么?小力牧也不知道。因为,屋里根本就没有床,他的床,就是三根木头,三根碗口粗的杨木头儿。均匀的被钉到土墙里。每天晚上,他就会躺倒这三根木头上睡觉。记得小时候,老是掉下来,摔得鼻青脸肿,可是又不能睡到地上,实在是太凉了,只好硬着头皮再爬上去,继续睡觉。

  力牧蹲在坑里,紧紧的盯着不断靠近的马群,屏住了呼吸。因为,哪怕一点儿风吹草动,整个马群就会瞬间消失,马的耳朵实在是太灵敏了。

  渐渐地,长大了,他才发现,他练就了一种本领,那就是,无论晚上外面有什么动静,他都会第一时间醒来,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再继续睡下去。还有,就是他的那双眼睛,即便是在晚上,他也能够清晰的看到师傅的脸。在他9岁那年,老叫花子,收他当了徒弟。并给他起了名字,叫力牧。告诉他,好好练功,将来帮师傅完成一件事,至于什么事,老叫花子没有说,至于老叫花子叫什么,也没有告诉他。他只是知道,这个师傅了不得。一个马步蹲上两个时辰都不会动一下。渐渐长大了,他才知道,那叫下盘功夫。最让他头疼的是,他每天还得爬门口一腰粗的老柳树,爬到一人高的位置就要双腿盘在上面,不能动,一直到不能支撑,整个人摔下来。每次,他都不会摔到,因为师父就在他身下,一伸手,他整个人就会被拖住,然后顺着师父的手劲横着飞出去,稳稳的落在不远处的土堆上。每次都如此,每次都害怕,可每次他都坚持到不能再坚持,他知道,这是在考验他的极限,考验他的胆识,同时,也考验他对人的信任。师父告诉他,让别人信任你,就需要每次都给别人一个成功的行动。只有每一次的成功,才会让别人对你产生真实的信任。如果你承诺了,可是你在执行的时候却失败了,人们就不会对你产生信任。久而久之,你就是孤家寡人了。

  在他的意识当中,这匹头马是不可捕获的,即便捕获,也是不可能被他驯服,在他的眼中,他看到了那个头马的孤傲与不训。相反,那匹小马却玲珑剔透,没有任何情绪在他的眼中。就跟力牧一样,初生牛犊,对所有的事情充满了好奇,不停地在马群里穿梭,跑来跑去,偶尔还有后蹄踢打自己的同伴,然后再跑开,再回来。整个马群,因为这匹小马,而增添了几分活跃气氛。虽然比头马矮了几分,但是那矫健的身形丝毫不比那些大马差。即便如此,力牧丝毫不敢放松,因为这样一群野马还是相当有战斗力的,如果马群惊了,一个百人小队恐怕都要葬送在马蹄之下。最主要的,好几个月的等待就付之东流了,而马群有过这样一次经历,就无法估计下一次会什么时候再在这里出现了。

  跟了老叫花子九年,学会好多本领,一趟大枪,练的出如蛟龙,快如闪电。拳头更是出奇的快,硬,达到崩撼突击的极致。尤其是用拳打穴,奇准无比。还跟老头学了骑马术,没有马,只有干活的老倔牛。说它是老倔牛,一点不扒瞎,平时看着温顺,干活也有劲,可是力牧一骑上去,就跟疯了似的。有几次,要不是师父手快,他都能被老黄牛踩成肉饼。14岁那年,他彻底征服了这头老倔牛,无论它怎么发飙,他都稳稳的骑在牛背上,这时候,他才明白师父让他每天挂树的目的。

  这时候,那匹头马慢慢的走了过来,用头碰了碰力牧的后背,然后又高台往小马的后背上点了点。开始,力牧没明白它的意识,那匹头马就又演示了一次,他就明白这头马是让它上马背。难道是被我征服了?不可能,这样高傲的种类怎么这么轻松就会被我征服呢?看来,它们是觉得这样不行,打算在马背上,把我弄下去。想到这里,小力牧丝毫没有放松劲力,而且把眼睛闭上了。两匹马对视了一下,不明其意。又上来碰力牧的后背,就在头马碰到力牧身上第一下,刚要碰第二下的空档间,力牧腰部一发力,一下滚到马背上,随即双腿就紧紧箍住马身,双手牢牢抓住马鬃,随着小马的奔腾开始了新的一番较量。这样的经历,跟师傅扎手指头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匹马不仅仅是跑,跳,尥蹶子。还会不停地与头马配合夹击力牧,力牧在马背上牢牢地挂住小马的同时,还要不断的躲闪头马。幸好早有准备,双腿上缠着是上好的牛皮做的长靴,里面用藤条支起来做的护筒,要不然,双腿定然惨不忍睹。无论如何,小马的各种手段都不会让力牧从马背上掉下来。

  老叫花子突然话锋一转。“为师虽然不告诉你名字,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你知道的。你要记住你还有八个师兄弟或许九个,他们分别在其他八大州,或其中几个州,都不一定。所以,你要在你从军的日子里,不断的找寻你这八个师兄弟。他们每个人虽然不知道叫什么,长什么样,但是,他们都有这个腰牌!”说完,老叫花子从破裤兜里捞出一个小包包,翻开破包布,里面有一块玄铁打造的小腰牌,上面刻着两个篆字,力牧接过来仔细一看,是战军两个字。老叫花子继续说道。你记住,你是九兵谷第九百九十九代传人战军客力牧,你的其他八个师兄弟分别是墨玄客,师智客,精武客,御医客,陶朱客,神匠客,暗刺客,判官客的传人。师父在这些年内,外出时一直在打探他们的消息,可是始终没有任何踪迹。当年祖师爷留下的联系方法,就是这个腰牌,凡是有腰牌的人,都是九兵谷的弟子,将来会助你完成我要托付给你的那件事。当然,要想聚齐九兵,你必须要首先找到墨玄客,墨玄客传人最为神秘,但他们有公开的身份,就是“江湖术士”,以算命为生。当年,你祖师爷留下遗言,如今的墨玄客应该就在新京,而你去投军之处,也正是新京的“塞外十三铁骑营”。墨玄客自古流传秘法,能够通过星象之术找齐九兵传人。你务必要多加留意。当你到达新京,我想,墨玄客就能够感应到你的到来,或许,能够主动找你。九兵相聚的日子不远了,不远了!我们足足等待了18000年了!终于,我们的使命要完成了!听着师父不着边际的话,力牧也不好多问,只能把师父说的牢牢地记在心里。老叫花子师父从兜里又拿出一个碗口大小的铜镜,看着非常的古朴,但是你一旦注视它,你就能从铜镜上感觉出一种锋利的杀意。一面半圆,一面平整,两侧都是镂空的花边,在平整的里面还有一个插槽,不知道是什么。“力牧,这是打开九兵谷“乐典”的钥匙,当九兵齐聚后,九孔全开的时候就会打开“乐典”,“乐典”里面是祖师爷们留下的宝藏。但是你一定要记住,只有九兵齐聚才能打开,其中任何一个腰牌没有这个铜镜更是丝毫作用都发挥不出来。你现在把你的腰牌给我!”

  这一日,两匹马终于放弃了奔跑。在一处土岗上喘着粗气。头马走过来,靠在力牧身上,不停地用头碰触。力牧在马背上略直起腰身,看着头马,又看看小马。只见小马已经低下了高昂的头,并注视着这个看似单薄却力气惊人,耐力同样惊人的少年。没有了敌意,相反,到像是一位朋友。力牧凭感觉知道,这匹马已经被自己驯服了,这也是从老马子哪里得来的经验。但是,力牧丝毫不敢放松,万一再出现些意外,岂不是前功尽弃?只见头马碰碰他的后背,有点点草地。力牧明白,那是让它从马背上下来。力牧感觉火候到了。动物,不像人。一旦倾心与你,认你做主人,就一生一世不会变。力牧跳下马背。只觉得双腿发飘,差一点没有站稳。双手也接近僵硬。他从马背上下来,小马反而调转身体,头主动地伸了过来,轻轻的碰着力牧的手,力牧慢慢的摸向小马,轻声的说到,以后,你就叫乌乐吧。小马对于这个新主人,还是有几分的不适应。头马在旁边演示了一些什么,小马才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或许,头马是小马的父亲。多年以后,他才知道,原来,它的母亲,被人抓走了,当在一匹车队中相遇,乌乐不听任何号令的冲向它母亲的时候,力牧才知道,这匹小马,原来也没有在母亲身边长大。

  小力牧拿起一包窝窝头,就走进了大漠。遇到一些养马的人,询问野马的踪迹,开始,很多人都是不愿意告诉他。也懒得理。后来,小力牧觉得应该换个思路。当上了抓马帮的小力工,才打听到一些关于野马的消息。这些野马,只有冬天才好抓一些,因为冬天雪地马行动多少受限制。大漠上剩下的野马群,都有非常强壮的头马,智商高,想抓到他们非常难。当小力牧轻松的抓了几匹野马回来后,抓马帮的小头头就欣然接受了他,每月给几吊刀币还有零星的碎银子。在马帮干了半年多,衣服破了也没舍得换,因为,力牧得攒钱买一套马鞍子,没有这东西,骑马打仗都是不可能的。后来有一天,一个偶尔的机会,他通过马帮里的一个老马子口里得知这一带有一群野马,好多人都去抓过,无功而返。马帮是靠抓马贩马吃饭的,面对这一群很难抓的马,无论如何,谁也提不起兴趣,因为,抓不到马,意味着拿不到工钱。家里都等着自己的工钱吃饭呢。渐渐地,人们就放弃了抓这群野马的念头。小力牧隐隐的感觉到,这里,一定有他想要的马。

  直到16岁这一年,老叫花子把他叫到身边,让他去弄一匹战马。那时候,人连吃的都没有,何况养马,还得是战马。所以,很多参军的人,家里不富裕的,只好自己去抓。小力牧也一样,也得自己抓。老头没让他在家附近的草原抓,虽然那也是能战善战的马,而是让他跑到好几百里之外的大漠来抓。并告诉他,要抓一匹像样的马。正常,在大漠的草原上是没有太出色的马的,老叫花子告诉他,他见过几匹,而且是非常纯血的战马。当年,各大州之间频繁的战争,以至于很多战将死了之后,原来的战马跑出重围,冲入荒原,由战马变成了野马。这种野马就特别不好抓了,因为他们的智慧程度相当的高,懂得躲避风险。所以,要想抓到这样的好马,更是难上加难。

  这一天,打完“猎“,师父拿过一件战利品,是一个斗篷,看着品质还不错。扔给小力牧。说:“你今年16了,到了参军的年龄了,你去抓一匹战马去参军吧!”小力牧赶紧说“师父,你这么着急赶我走干啥?您不是说有件事让我去做么?你还没说呢,咋就赶我走呢?”老叫花子很严肃的说到“你,现在还没有资格接这个任务,记住了,参军后,你必须做到大将军的位置,再回来找为师,为师到时候再把任务交给你,那个时候,或许你才有资格接受这个任务!”力牧静静地看着师父,原来,是自己还没有资格么?老叫花子又接着说道,“力牧,你可能在想,为师为何不告诉你我的名字,其实,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所以为师的名字告诉了你,也就没有意义。在从军的岁月里,你可能随时会死去。对于一个死人,知道为师的名字又有何意?所以,还是不知道的好,也少了一份牵挂,你只要记住为师的话,好好地活着,当上大将军,你凯旋之日,就是为师告诉你使命的时候。你明白了么?”“弟子明白!”

  在这雪天里,如果不是因为有气功的底子,是无法在这里待下去的。力牧的这套功夫,听师傅说是海外的一个得道高僧传到中州的,叫易筋经。九兵谷当年就得到一套功夫或者说仅仅是八八六十四手中的一手。叫拿铁掌。另外一套金刚指传给了精武客,这套拿铁掌就传了他们战军客。不但练就一身过硬的下盘功夫,而且还练得全身如铁板一块,可以随时调动身体任何一块肌肉抵抗击打,包括点穴,都无法破其门而入。还记得刚开始练的时候,力牧只能蹲上几个呼吸,后来是几十个呼吸,直到13岁那年,才渐入佳境,能够蹲到2个小时。小力牧每次因为坚持不住,都会被老叫花子用针扎手指头,话说,手指连心,那种滋味太难受了,老叫花子每次还不是快扎快拔,而是慢慢的扎进去,再慢慢的拔出来,让力牧清楚地感受疼痛。力牧自己后来试过,怎么扎都没有师傅扎的疼,学了经络后才知道,师傅每次扎的都是穴位。一看老头没好笑的走过来,力牧每次蹲不不住地时候,他就立马蹲的特标准。因为被扎的滋味太难受了,蹲拿铁掌,虽然难受,但还不至于挺不住。

  16岁那年冬天,一场雪下得大地尽是苍茫。远处起伏的山丘,就像是卧在大地上的小白龙。北方,是荒蛮之地,是土匪和胡人的天下。在这里的汉人,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胡子一来,就会带走几个生命。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了,练就了力牧坚毅的性格。对待亲人,就像太阳一样温暖,对待敌人,就要像北风一样冷酷。每次胡人入侵,土匪劫掠。师父就会带着他杀入胡人或者是土匪的小股势力。开始,是小力牧远远的看着杀。后来是小力牧在师父的保护下,勉强着杀。再后来,就是和师父一样出入自如,卖力的杀,痛快的杀。在小力牧的眼中,已经不再是清澈灵动,而是充满了决绝与坚忍。几年时间,胡人和土匪都很少在这一带活动了,因为,他们爷俩被称之为“大小双煞”。见到的,如见“无常”,有去无回,叫双煞是从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人来自哪里,姓什么叫什么,每次杀完人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爷俩,像是猎人一样,不定期的走出村庄,到很远的地方去猎杀。

  这个少年,叫力牧,今年16岁,7岁那年,住在新京的他,被一伙土匪抢走,准备贩卖到北方。路上,却被一个要饭花子给全部毒死,这个要饭花子把所有的孩子都送给了官府,唯独留下了他。因为,他是13个孩子当中,唯一一个不哭的孩子,也是唯一一个敢和他说话的孩子。双目清澈透明,额头宽阔,鬓角分明。一看就是一个聪明的孩子,老头一见就有一种冲动,一种叫儿子的冲动。因为老叫花子的儿子7岁那年人贩子的偷走了,他苦苦在北方寻找了28年,是啊,28年了,那孩子都该成家立业了,可是,无论如何,老叫花子也找不到他了,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如今这个孩子,如果还活着,应该成家立业了,或许自己都当爷爷了。老头沉默了一刻,就走上前去,摸着他的头说:“跟我走吧!官府也不一定能帮你找到爹娘,与其去孤儿贫民窟。不如跟爷爷学本领,爷爷会让你成为一个铁铮铮的汉子。”小力牧就是一直看着,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老头沉默,看着对着他笑,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将他抱走,他没有一丝丝害怕,反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

  吃完冰冷的窝头。小力牧站起来,抖抖身上的雪花,一头扎进茫茫大地中。是啊,四周一片苍茫,鸟无人烟,只有他一个弱小的身影在不停地移动。走向大漠的核心处,日格勒草滩。只所以叫草滩,是因为,这里不仅有草,还有一个水坑,可当地老百姓都叫他二马泡。据说当年,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二匹马,每天到这里饮水,后来,就有了四匹马,再后来,就有了一群群的野马。而马,却是草原人的重要资源,朋友,伙伴。所以,为了纪念这两匹马,就把这水泡叫成了二马泡。

  每天中午,除了在山上打坐以外,还让他必看一本古书,名字已经看不清楚了。但是里面的字保存的都非常好,开始学字的时候就是这本书,后来熟读,熟记的还是这本书。小力牧也是非常愿意看的,因为这本书里,千奇百怪的东西很多,奇形怪状的兵器,各种战车,战马,各式阵图,还有就是各种地形地貌,星空图。都是他喜欢的东西。后来,他长大了,才知道,这是一本兵书,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师父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的给他解,后来是一段一段的分析。小力牧看着这书,其实头都大,因为,里面乱码七糟的写了好多小字,应该都是注解。也只有在讲解兵书的时候,小力牧才会仔细看看师父,虽然苍老,但是,眉目之间的英雄之气却是丝毫不减,有时候,他都恍惚觉得,眼前这个老叫花子,根本就不是一个叫花子,而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

  读了这本书,力牧不仅仅学到了打仗的学问,还掌握了判别人心的能力。因为,兵法,首先要掌握的,却是心法。对人性的把握和了解,是用兵的首要。作为兵者,务必懂得如何用将,而用将,首先要懂其心。也就是说治人者,必先治其心。

乐典试读章节

乐典钢琴  乐典钢琴app  乐典钢琴谱app下载  乐典智能电子琴app  乐典教科书曾志  乐曲的拼音  乐曲有哪些歌曲  乐典教科书  乐典的拼音  乐典  

热门

  • 闪婚厚爱:包办婚姻有点甜

    简介: 主是苏历程乔乔的小说是《闪婚厚爱:包办婚姻有一点甜》,本小说的作家是一锅大包子创作的现言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莫名从陌生人身旁醒来,已被喝干抹干净,36计走为上,却不料惹上的是只腹黑狼,横竖逃不出她手心心!我只好先合理利用资源,借着她的实力,让欺负我的渣渣们全都跪在我面前!某天我包袱款款,第99次准备开溜,被...“没想到这个女人是这样的,想发财想疯了吧!”。

    一锅大包子05-21 连载中

  • 抗战之第十班

    简介: 因为车祸机缘凑巧再次穿越到抗战年代,李剑想了几天才我相信自己真的是再次穿越了,但是却在我党领导的129师386旅的一个连队里,这什么都缺,枪支弹药,物资药品,,,,,,便,诞生了了一个土匪将军,什么都抢,什么都要。小鬼子总是会说,又是第十班,,,,八嘎!陕北那边,副主席也在准备着,而李剑则是在防备着这附近的鬼子。。

    拉风狂人扫天07-19 连载中

  • 光影大帝之名将传奇

    简介: 他,身世扑朔,天赋异禀,在挚友的帮助下平步青云,却因一场袭卷整个大陆的战争而深陷了人生最痛苦……的抉择中。他,将门虎子,地位崇高,有意中深陷了阴谋漩涡而被皇帝迫害,无可奈何只好转投他国,历尽千辛万苦,只为一夕大仇得报。两个命运迥异的男人在历史车轮的更为夸张的是,这样一辆小小的马车,周围五十丈之内竟有上千名披盔顶旄的精锐骑兵护卫而行,这些骑兵个个全副武装,浅灰色的盔甲和淡紫色的披风下是一张张相似而漠然的脸孔。他们在行进中始终保持着步调的整齐划一,齐刷刷的马蹄踏雪声震人心魄,锐利的眼神不时扫过周围干净得如纸一般的雪原,肃然的气势让人毫不怀疑这支军队的严明纪律。北漠的朔风呼啸着迎面扑来,夹杂着永远也落不完的冰渣子,似乎要穿透骑兵身上的羽鳞甲,沁入到骨髓里去,而此时被严密护卫着的马车里却是一片温暖如春。。

    夜落魅火04-06 连载中

  • 三国是情酿出来的

    简介: 本作共可分三传,每传又分三篇,一篇内共三卷人物卷。东汉时期末和三国上的战场,或者勾心斗角的,或者简约索性的。除了,别我以为三国只不存在杀戳,实际上更多人的,但是“情”。这一次,番瓜灯将为诸君展示东汉时期初年及三国时代的爱情,友情及亲情,向诸君及天下人,直接证明“不行,你不能去,”夏侯渊愤恨地用指关节敲了敲木桌,“还是我来吧,我皮糙肉厚,押天牢还不简单?”。

    北瓜灯01-23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