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怀玉降生

全部目录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怀玉遭欺

戏月小说简介

《戏月》是作者下辈子不见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下辈子看不见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戏月》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章 玉华新生命在线阅读。据说是当年天蓬元帅降生的地方。元帅当年投胎至此变成了一头猪,本应投入六道轮回,幸得唐僧点化拜其为师,踏上了西天取经之路。。...

戏月小说- 第一章 怀玉降生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戏月》在线阅读

东边有一个元帅村。

据说是当年天蓬元帅降生的地方。元帅当年投胎至此变成了一头猪,本应投入六道轮回,幸得唐僧点化拜其为师,踏上了西天取经之路。

这村为何叫元帅村呢?原来天蓬元帅伴随唐僧取完经书回到天庭,竟感念当时投胎的村落民风简朴,村民单纯善良,恳请天帝准许降下福祉,绵延十年不绝。唐贞观十九年,国大旱,竟只此偏村降下甘霖,躲过这次天地浩劫。为了纪念天蓬元帅对村落的恩情,村民们筹资给他建立了一所寺庙,日夜供奉着,香火不断,村子的福气也不断。

元帅村临水,在九座山里面窝着一弯湖水,若是从山顶俯瞰,整片湖水就像是一弯新月,夜晚时月亮的倒影印在湖水上,大月套小月,别有一番风味。

此地极少有外人闯入,村里人自给自足,活得像桃花源一般的日子。

是夜,村里的吴寡妇自梦中觉醒,衣襟汗湿,后背也是虚汗涔涔。再一看窗台,大雨倾盆,雨水打在窗台上的植株上,打蔫了一片叶子。

吴寡妇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肚子,感觉到剧烈疼痛。她惊恐地目眦欲裂,狠狠地捶着自己的肚子期盼它流出血迹来。

疼痛依然在,她的身体就像被撕裂了一般,夜里雷声轰鸣,伴随大雨洗刷着整个村子。在这雨声和雷声中夹杂着妇人的呼痛声,而这呼痛声又是如此微不足道,直到一声凄厉的叫唤划破天际,传到每一个村民的耳朵里,大家才知道,出事了!

等到人们赶到寡妇家里时都惊呆了,年方二八的女子抱着一个女娃,而这女子正是他们村有名的美女,可惜,年纪轻轻就守了寡。也不是不可再嫁,因为她的容貌也还是有大把的少年巴望着娶她,只可惜都被她一一拒绝了。

其实这个女子原也不是元帅村的人,是有个上山采药的村民半路上碰见的,倒在草丛里昏迷不醒。

这个村民恰巧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大夫,略懂点医术,就顺手带回家救治。因为家里也穷,负担不起女子的吃住,便想着等她伤好了就让她回自己原来的家去,谁想到这女子竟坚持不肯离开大夫的家中,宁愿手持曲辕犁,操纵筒车为他家劳作。

老大夫觉得委屈了她,觉得她来时身着锦衣,而此时粗布麻衣,拢起袖子干活,脸上还颇有些灰尘,看起来就像是仙子落入凡尘一样。可偏生女子不肯离开,只说自己宁愿留在此地,愿当牛做马。老大夫便留下她,这样好看的女子在自己家中,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老大夫家姓吴,问女子姓氏,却不肯说。老大夫也不强逼,一家两个人就这样生活,日子倒也过得安稳。

一年后,老大夫病重。远在他乡的儿子回来奔丧,一进门就看见这么漂亮的姑娘,心里微微荡漾。

女子见他看自己的目光如炬,却也不露骨,便也不恼,只微微蹙眉,眼光瞥向病榻上的老大夫。

儿子变了脸色,急急地往父亲的病榻前去握住父亲的手唤道:

“父亲!儿不过离乡数载,还未衣锦还乡,怎地成了这幅样子?”

女子心中冷嗤,还不是因为你在外头逍遥,老头子在家中过得清贫,加之思念愈甚,救死扶伤数十载的老大夫最终还是没能救过自己。

她冷然如同旁观者看这生死离别的大戏,本不欲掺和别人家的家事,谁料老大夫临终前还握着她的手泪眼汪汪,满是皱纹的手拍在她的手上力道可一点不轻,最后还点名让她嫁给自己的儿子。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女子的脸黑得不是一点儿。虽然说少年看起来也算敦厚老实,但她着实没想到自己会嫁一个普通人。

不过也罢,这条路是自己选择的。

她既然选择了隐世,就应该过隐世该过的生活。

少年红了脸,握了她的手温情道:“父亲既然这样说,我一定会护你一辈子。”

女子不动声色抽出自己的手来,声音如同幽谷里的黄鹂:“何日成亲?”

少年一愣,良久说道:“我知村里有座庙,庙里有个道士颇懂点道行,不如去他处问问,何日成亲较为吉利。”

按理说,老一辈去世年轻一辈成亲需守孝三年,可老大夫临终前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俩及早成亲,这便不好办了起来。

女子突然坐在房子里的椅子上:“成亲我不急,可以缓缓,左不过我也不会跑。”

少年在她的旁边也坐了下来:“娘子这说的是哪里话?在我心里,你已是我娘子,在意那虚礼做甚。如果你愿意我们便如夫妻般生活,不越雷池,携手白头。”

女子有些惊讶,不料少年说出这样一番惊世骇俗的话:“你当真这样想?”

少年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的肩膀可瘦弱得不轻,不由让他蹙起眉头,思考何时加餐,见她一双美目满含期待得看着自己,才想起方才两人的谈话,郑重地点头:“当真!”

女子笑起来,真好看,笑得窗外的梨花都失去了颜色,天上的星河都为她陨落,嫦娥也定会离开那广寒宫,来到凡间来一睹其芳容。

彼时此女恰好十七,隔半年后又出了事,其夫君吴家小儿,也因一场意外去世。

本来这吴家孩子走山路走了十多年没出过问题,偏生在这一天,被山头滚落的石头砸中,当即死亡。

一时间村子里流言四起,说她是扫把星,说她命太硬克夫,结果村长为了平息众怒去请了元帅庙的那个传说中的得道高僧。

不查证也无事,这一查证才发现,老大夫一家的死,还真是被这女娃给克的。

得道高僧看了看她的面相,又卜了一卦,这才捋着胡须对众人道:“此女命途极贵,应是皇亲国戚,因避难而躲于此地。吴家之祸,皆因她而起,命途相撞,这才有损自身啊!”

吴寡妇折了一根柳条指着道士:“你胡说!我不是什么皇亲国戚,也不是避难赖此地,更不可能将吴家引为祸端燃烧自身。”她旋转一圈将众人的脸都扫过:“我不相信什么天命,我夫君的死一定不是意外。”

众人冷嗤,只当她是火烧自身时的辩驳之言。只见众人中有一个小男孩看见她逼人的目光时瑟缩了一下,吴寡妇来到他面前:“为什么躲?”

男孩支支吾吾,不顾旁边男人漆黑的脸色开口:“那块石头,是我不小心从山顶上推下去的。”他保证地说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就只是手滑而已。”

吴寡妇秀眉微蹙:“大半夜的,你跑山上干嘛?”

男孩想说我阿爹告诉我登上山头看到的风景更美,于是就和阿爹一起上了山。

但他知道如果说了这话,这事情就不好定性了。事情总会东窗事发,与其任其发展,不如主动出击,先承担这一切,把它伪造成意外比故意杀人的罪名轻的多。

可吴寡妇何许人也,只单单看他旁边男人的脸色,和他眼睛轱辘转的一圈,就已经将事情了解了个大概。

她秀眉一竖,却也顾忌到这家人在这个村子里的身份,此时毫无证据地硬刚,是定不了他们的罪的,更何况这孩子先她一招,把后路都封死了,到时候他一概不承认,甩的干净,自己也无话可说。

可是,这家人为什么要对吴家下手呢?

没过多日,事情就清楚了。

这家人请了个媒婆来吴家说亲。

吴寡妇眼睛也不抬,坐在吴家大院的石椅上绣着什么花边儿。

“姑娘,村里的孙家说要求亲,你看,孙家那大儿子才二十,家里颇有些钱财,老吴家招此横祸,我看你不如就嫁了吧!”

“这是哪里话?阿爹去了没多久,夫君更是尸骨未寒,我何以在这个时候改嫁呢?”

媒婆一怒:“姑娘!你可别不识抬举。这个时候你不寻个人家嫁了,往后更没人敢要你了!”

吴寡妇将手里还没绣完的花边儿往石桌上重重一搁,眉目间一股厉色:“阿婆,我敬重您,不赶您走,若您再说这样的话,那我着吴家大门可要时时闭着了。”

那媒婆讪讪,讨了个没趣,便不多说,喝了口茶就匆匆离去了。

吴寡妇继续着手上的绣工,口中碎碎念:“不嫁便不嫁,我一个人挺好。”

就这样又过了半载,虽然说她背负着克夫的名声在先,可奈何她容貌盛丽,还是引得村里几个不怕死的男人上来求亲,三天两头的就请媒婆往她家跑,吴寡妇实在没法,就拿了块木头将大门一锁,平日里无甚需求闭门不出。

久而久之,竟也落了个贞节的名声来。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半载也不过片刻,吴寡妇再一次惊呆众人生了个娃在自己的家中,一脸平静地看着面前聚过来的这群人。

一个寡妇生了孩子,孩子的爹是谁?

有人呸了一声:“我呸!还真以为是个贞洁烈女呢!”

“果然是个扫把星,我看老吴家是白死了!”

“这个女人应该赶出我们村子!”

“就是!就是!赶出我们村!”

老村长这时候又出来主持公道,他一脸慈祥,眸中有着逼视:“姑娘,你说这孩子的爹是谁?”

其实如果说孩子是吴家也未必不可信,从时间上看还是有可能的。

吴寡妇仔细哄着手里的娃娃,这孩子突然降世,她也没来得及准备一些衣裳,只能用一些破布先将她粗略地裹着。

可她说出来的话却奇怪:“不知道。”

老村长变了脸色。

若是寡妇她说出是谁还好找个公道,可现在孩子爹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敢说,还是真不知道啊。

前者倒情有可原,后者……问题就大了。

吴寡妇接着说:“这孩子不是我的。”

众人又是一惊:“你这是什么话?我们都听见叫声从你屋里传来,孩子在你手上,你说不是你的孩子?”

“她不是我的孩子。”吴寡妇只无谓地坚持着。众人一时间也没了办法。

老村长只好说:“那我们便留你不得了。即刻起就离开我们村吧。”

吴寡妇站了起来,秀眉一竖:“为什么赶我走?有理由吗?”

“你身为寡妇,寄不改嫁,又不守身,我们村没有你这种品性的人。”

“让我走也可以,等到孩子大了些,我自会走,我若现在走了,恐会招致祸端。”吴寡妇敛了眉,喟叹道。

老村长声音中带了一丝愤懑:“那姑娘是要把祸端带到我们村子里吗?”

吴寡妇凄然道:“我没有这个意思。我们娘俩茕茕孑立,在外漂泊无依,出了元帅村又有何处愿意接纳我们?恐怕还未踏出村子,就遭奸人所害。早些年听闻元帅村人单纯善良,福气绵延,我才慕名前来。可现如今看来又好像不是这样。”

老村长有些动容,这话可不能乱说,万一遭到天蓬元帅和天帝的厌弃,那他们村的福气可就断了!

这时候自雨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头戴蓑笠,手持一把短笛,朗声道:“让她住下吧,此乃天意。”

原来,那元帅庙的道士竟真是个高人,先前在元帅庙里的形容是伪装,这会儿以这般形容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众人皆是没认出来,唯有吴寡妇眼尖,瞧出来了:“你是那道士?”

“是我。”

“当初你害我,这次为何帮我?”

那道士甩下一句话飘然离去:“我按天意办事,天机不可泄露,你们好自为之。”

“这……”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看向老村长等待他的发话。

老村长迟疑半晌:“那便住下吧。”最后又对着村里众人说:“既然吴寡妇在元帅村住下,便是元帅村的人,往后大家都要和睦共处,不允许有任何人欺负吴家寡妇和吴家孩子。”

吴寡妇心下感动,知道村长把孩子归在了吴家名下,也算是保她的名誉。虽然她并不想要依托吴家的身份,但有着这层关系生活还是要简单一些。

这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虽然她大可以胡诌说这孩子就是吴家的,但她与那吴家小儿实在是未行夫妻之事,她也不愿意拿吴家小儿当挡箭牌。

可这孩子也并非是其他男人的孩子。

那天夜里,她梦见了很多事。

她梦见元帅村的福祉绵延并非天蓬元帅向上天求情,而是因为有一条巨龙窝在九山之间的那条月亮湾里,而那巨龙口里含着的珠子,才是他们村子百年来风调雨顺的原因。

不知如此,她还梦见那巨龙骤然飞天来到吴家大门前,狂风大作,她面对神威时慨然不动。

巨龙对她说他要走了,这颗珠子就给她了,希望她能好好对待这颗珠子,不要让她受伤害。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吴寡妇正奇怪着便感觉到肚子一阵剧痛,她自梦中惊醒,眼睁睁地看见自己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最后肿成一个球。

她好像感觉到肚子里有一个小生命在踢她的肚子。

她开始恐慌,这究竟是什么啊!

这孩子生下来,将会为她招致多少祸端?

且先不论村里人如何看她,万一有朝一日自己被发现躲在这偏村,还带着一个孩子,她已经可以想象届时京中是何等的风起云涌了。

这孩子绝对是祸,不是福。

她用力捶打自己的肚子想要流产,可偏生这孩子就像石头一样顽强,不过半个时辰就生了出来。

是个女孩儿。

她怀抱着女孩儿轻轻掇弄她的嘴唇,可爱极了。

虽然现在还没长开,但她有预感,这孩子比她的命贵,未来一定比她还要容色倾城。

果然她们君家人没有一个简单的。

她生下来被预言可兴天下可亡天下。

这孩子又是巨龙吐珠。

娘俩都将是权利漩涡的中心。真是不甘心。

她只想做个普通人,至少自由。

村里人已经部离开了她的家。

她看着手里的孩子喃喃:“怀珠抱玉,你便叫君怀玉吧。”

希望你以后一定要成为有才学的人,才担得起这名讳。

“天神在上,临月在下,临月愿意回京担负使命,只求怀玉平安一生。”

“等怀玉大些,我一定回京。”

君怀玉含着母亲的手指头吸吮着,咧开一丝纯净的微笑。

全部目录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怀玉遭欺

热门

  • 蜀山剑主

    最新章节:第六章 真元驱物
    仙神一地走,逍遥散人多如狗。凡人都是蝼蚁,仙神也需苟且偷生。大道渺渺,万灵如一。这里天庭至高,掌诸天万界,六道轮回,天道正常运转。这里宗派大教无数,问着长生,护佑一方。香火袅袅,因果渺渺。猪脚带着仙剑传承系统降临到八荒大界蜀山地界上千米高,颇为俊秀的仙人山山腰上,几座破落的石殿坐落其中。云雾缭绕,若隐若现,颇有几分飘渺仙境的味道。。

    指鸣02-06 完结

  • 萧元恒

    最新章节:第五章诛妖
    元恒,即永恒,生生世世,永生不死。当家族仇恨,亲人朋友渐渐地吞没在岁月中,他才明白自己都属于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强者为尊,那个世界,任他纵横驰骋…… 萧元恒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自盘古开天之后,岁月流淌了几千年,山形易貌,河川干枯时有发生。通常,水形干枯之后,灵气也会自然消散,可是有些地势奇异的地方,水的灵气与周围或山或林的灵气相互融合,年深日久,便仿佛胶融在一起,倚着山或林的灵气并不完全消散。这些灵气以水灵为主,它们在天地间飘荡,无根无往,偶尔被风雨吹打散去,最终又都会在飘荡之中再度慢慢聚合在一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被风雨洗炼,在天地间浩浩不绝,随着日月轮转春秋更替几千年……。

    少年花掌柜02-06 完结

  • 高冷班花送上门

    最新章节:第五章 完全属于生理反应
    给大家提供更多高冷范班草送登门免费深度阅读,主人公叫宁远孟甜小说名字是《高冷范班草送登门》,又名《极美夜色》、《步一生枭》,是网络作家皖南牛二的以及最新力作。宁远自小被父母被抛弃,同学都骂他是野种,因为常常被欺负他,就连他不喜欢的一个女生,也瞧不起他。慢慢长大后,他发愤图强,成了了公司老板,就

    皖南牛二02-06 完本

  • 都市之近身强秘

    最新章节:第5章 背后!
    给大家提供更多都市之近身强秘免费深度阅读,路飞倪曦儿的小说《都市之近身强秘》是一部很精彩的的都市小说,为网络作者宜巴权志龙所写。路飞本指出回都市也可以做个消遥浪子,却没想万万想不到成了冰山倪曦儿的帖身秘书,夜间打发掉那些公子哥,早上陪她在床上唱童谣,还不许多看其他妹子几眼……倪馨那农工连忙点了点头,接着快速的往最高的那座建筑楼跑去。。

    宜巴权志龙02-06 完本

  • 萌妻好养

    最新章节:《萌妻好养》第10章 将军的怒火(2)
    《萌妻好养》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天泠,商队,白云,孔棠,青草之间的故事。萌妻好养约11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阅读王02-06 连载中

  • 质妃很火辣

    最新章节:《质妃很火辣》第4章 柴府郡主不可欺(1)
    《质妃很热辣》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柴惜颜,林甫成之间的故事。质妃很热辣约10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阅读王02-06 连载中

  •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最新章节:第16章 暖心益气丸
    “小九儿,为夫饿了~”“饿了就吃。”“好啊,啵~”“你咬我干什么!都给我住手!停下来……”某男邪笑,“饿了吃你。”她是华夏圣手君九,医毒双绝。一夕再次穿越,却成了人人也可以侮辱的废物小姐。废物?虐渣狠狠的打脸她样样最擅长!神品丹药顺手炼,雄踞神兽,夜睡邪帝!究竟谁才是那个废物?他被锁在这里!君九有种直觉,笼罩悬崖的罩子,迷雾阵法,还有这山洞都是为了锁住男人而存在。。

    豆喵喵02-06 连载中

  • 超次元互助聊天室

    最新章节:暂无
    宇智波斑:“可恶黑绝好大的胆子骗我,而如今我年迈有心无力降它。”白胡子:“卑鄙的海军,趁我老了对我儿子动手。”炮姐:“卑鄙的理事会长,不但能制造了我的克隆人,还把她们当作商品以及使用。”地狱的吹雪:“啊啊啊,我肯定要可能超越姐姐啊!”

    笔名难想02-06 连载

  • 纣王私密日记

    最新章节:004 天降大才
    他们都说我充满智慧,说我明察,说我是天下第一明君,可这帮瘪犊子不不可信,玛德,我得写本日记,一超我自己看的,也留给我后人看的日记,省得有一天,我死了,这帮家伙反正我暴虐,说我荒淫无度,说我不不要脸,是天下第一昏君,嗯,就这么定了。。我唯一佩服老东西一点就是,他很能沉住气。三个儿子加一起都快60岁了,老东西总是不说谁接班,弄得几个儿子,天天瞪着兔子一样的红眼珠,找机会拼命表现,往死里溜须,唯恐谁落后。。

    林渊木鱼02-06 完结

  • 蚀骨毒爱:总裁前夫,别太坏!

    最新章节:《蚀骨毒爱:总裁前夫,别太坏!》第5章:幸福回忆(3)
    《噬骨毒爱:总裁前夫,别太坏!》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秦宇晟,秘书,宇晟,希歌,俊贤歌,梁平之间的故事。噬骨毒爱:总裁前夫,别太坏!约71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梧桐阅读02-06 已完成

  • 毛骨悚然

    最新章节:第十一章 道术奇才
    主角叫楚风的小说是《毛骨悚然》,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曲东风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两块神秘的玉佩,卷进六百年鬼脉纷争。少年楚风,承继秘传茅山道术,成了一名都市渡鬼人。毛骨悚然的灵异事件,神秘的莫测的凶杀大案,天尊彻地的传承秘术,黑白两道的生死激战,看少年楚风如何披荆斩棘,纵横驰骋都市,道法通阴阳!...二叔也不废话,直接打开了左手边的抽屉,从里面掏出了一颗指甲大小的白色药丸扔给了单猛,道:“规矩你懂吧?”。

    一曲东风02-06 已完结

  • 乡野春月

    最新章节:第4章 小姨
    给大家提供更多乡野春月免费深度阅读,主人公是杨羽杨嫂小说的名字是《乡野春月》,这是一本剧情十分被吸引人的都市小说,鸿运兜头是此书的作者,全文讲诉的是杨羽本是想去乡村支教,可谁知他去到的村子是一个也没男人的村子,便乎,我们的支教老师杨羽每日都也可以看见了无数令人垂涎的风景与十分迷人的

    鸿运当头02-06 完本